十年大比在激烈的角逐中落下了帷幕,玄宏不负重望,争得了冠军的头衔。第二名和第三名均是灵字辈亲传弟子。在这次大比中前十名中,有七人都是亲传弟子,剩余的二人也是精英弟子的身份,作为普通弟子进入前十的只有巫文一人!不过他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第六名的奖励,七百点宗派贡献,两瓶能够增加修为的上品丹药,以及一粒足以令练气期修士为之疯狂的筑基丹。  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三清關的玄字辈弟子议论最多的就是十年大比。当然巫文成了议论的热门话题。回到住所,巫文休息了数日将自身调整到最佳状态,看着手中赢得的两瓶增加修为的丹药,他眼中划过一抹兴奋。   在这次大比当中,巫文体内第十层的瓶颈,在生死一线时出现了些许松动,他明白现在是突破十层瓶颈的最佳时机,一旦突破练气期十层,那将代表着自己进入练气期后期,距离筑基期将更近一步。   静气调息,进入了修炼状态,从来没有内服过任何丹药的巫文在一瓶丹药的作用下,顺利的突破瓶颈,进入练气期第十层。将境界稳固之后,巫文清洗了一下身体,躺在床上回想起大比时的情景。   经过反思,巫文得出一个结论,自己之所以能够进入前十,并且拿到第六名的奖励,首先归功于金铭诀那堪称恐怖的防御功效。但这只是其中之一,还有一个先决条件便是,金铭诀在三清關已经有五十多年无人修炼。玄字辈弟子当中,更是没有人见过金铭诀修炼小成是个什么样子,以及面对修炼金铭诀之人应该如何应对。要是现在再来一次大比,即便是自己进入练气期十层,想要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,也是五五之分,完全没有先前的胜算。   想明白这些后,巫文对增强自己实力的想法有了改变,想想赛场中人一个个操控着法器对敌进攻,既省时又省力,哪像自己每一场比试后都汗流浃背,气喘如牛。   别人手中犀利的法器,以及强悍的法术全部都是用宗派贡献换来的,这些光是想想都叫人热血沸腾。打定主意,巫文掂量着自己手中的玉简,其中记录着自己赢得的七百宗派贡献点。   所谓法器,也就是法宝的简化版,专供低阶的修真者使用。法器分为下品、中品、上品,极品四个等级,只有进阶金丹期的修士,才能祭炼法宝。而筑基期的修士,最厉害的也不过是拥有一件或几件极品法器而已。   法器虽说是简化版,但百万不要小看它的威力,虽不能翻江倒海,但也具有莫大神通,飞天遁地,神妙无比。   一路打着盘算,巫文来到执事房,再次见到了那个令人讨厌的管事玄清。心中不悦但没办法,巫文用恭敬的口吻道:“玄清师兄,我想问问你这里有什么厉害的法器和法术?”   见到来人是巫文,玄清这次一反常态,满脸堆笑道:“哎呦!这不是玄忍师弟吗?这是哪阵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?”   看着玄清变脸比翻书都快,巫文在心底一阵冷笑,要是我没有在十年大比中拿了前十的名次,这玄清还会这样对我吗?然而世界就是这样的现世。看着四周没人,巫文取出一块砖石塞到玄清手中。   “师弟你这是干什么?”嘴上说的好听,玄清还是迅速的将这枚砖石收入囊中。这回他对巫文更加的殷勤!“玄忍师弟,不知你想什么法器,或是修炼何种法术呢?”   巫文挠了挠头皮,有些举棋不定。玄清一见笑着将两枚玉简递到巫文面前道:“这是法器、法术、丹药的目录,凡是师兄这里有的全都记在上面。”   巫文拿过玉简看了半天,其中的法器是琳琅满目,法术更是种类繁多,看的他越发的眼花缭乱!最后巫文心中打定主意,就捡排名前三的法器选上两件,结果一看所需兑换的宗派贡献点,他差点没叫出声来,凡是排名前三的法器动辄就是几万点宗派贡献,自己手里的这七百点只能兑换一些中等法器。倒是法术的兑换没有这么夸张,排名前三的法术只不过才五百点。   权衡利弊的想了一刻钟,巫文最后放弃了兑换法器的念头,与其选择一件普通的法器,还不如选择一个排名前三的法术来修炼。“玄清师兄,我有七百点宗派贡献,您看能兑换哪几种法术?”   并非是巫文不会选择法术,只是他另有打算。从玄空的口中,巫文得知玄清此人很贪财,只要给他一些好处,自然会为自己着想。   玄清闻言,面露难色道:“师弟啊!不是师兄不帮你,只是咱们三清關门规甚严,师兄最大限度也只能为师弟打个八折,这样下来两项排名前三的法术兑换也需要八百点,你看…”   巫文一听能打八折,心中一阵窃喜,但是自己的贡献点不足,还差一百。就在巫文为难的时候,一旁的玄清眼睛一亮道:“不知师弟能否修炼雷属性法术?”   “雷属性法术!”巫文呢喃了一句后对着玄清点了点头。

游戏文章

友情链接